12月18日,石家庄一扫多日雾霾天气,迎来久违的蓝天。在距栾城机场跑道正上方的1500米高空处,身着皮衣飞行服的孔翔驾驶“小鹰500”飞机,在与机场塔台对接完毕后,突然将发动机关闭,飞机瞬间转入急速滑翔下降状态,此时,零下十几度的驾驶舱外疾风劲吹。

在持续约90秒后,反应迅速的孔翔重启发动机,推加油门,飞机冲上云霄。

“如果发动机不能成功启动,那接下来的后果可想而知”,空中停车后再启动实验结束后,孔翔通过航空降噪耳机向后座的记者解释道。而此时,双手牢牢抓着副驾驶座套的记者仍惊魂未定。

孔翔今年65岁,军人出身的他,一直保持着早睡早起的习惯。早上7点,孔翔准时出门。当开车行至城乡结合部时,雾霾越来越严重,空中还弥漫着刺鼻的烧煤味道。“现在没风,不利于雾霾的消散,看来今天的试飞要推迟了”,孔翔看着前方的雾霾说。

作为中航通飞华北公司的总飞行师、特级试飞员,孔翔被称为试飞第一人,曾完成过“小鹰500”飞机、“海鸥300”飞机、“领世AG300”等多个机型的首飞和适航验证试飞任务,飞行时间累计9260多小时,总飞行达23600多架次。如今,年逾花甲的他仍坚守在新机试飞的第一线。图为孔翔在办公室里做等风来。

试飞中心厂房内,停靠着“小鹰500”、“海鸥300”、“领世AG300”、“运-5”等多个机型飞机。

1966年,正在初三学习滑翔的孔翔,在众多飞行员报名队伍中脱颖而出,从此开始了他23年的人民空军飞行。“我第一次开飞机,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孔翔比划道,往后一拉驾驶杆,飞机就离地了,感觉身体突然就变重了,然后陆地迅速往下沉,飞机越来越高。“当时都没顾得上紧张,就觉得特别兴奋。透过驾驶舱风挡玻璃往下看,房子、道路、树木特别清晰。”孔翔至今仍记忆犹新。

上午10点左右,机场上空的雾霾渐渐消散,孔翔来到试飞中心与同事们进行每天试飞前的协调会。图为一名在栾城机场培训的美国飞行员也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试飞前,孔翔在试飞中心的飞行员运动区做热身运动。

世界滑翔伞之父奥托·李林塔尔曾说过:发明一架飞机算不了什么,制造一架飞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而实验它才艰难无比。试飞员是由设计图纸变成“飞起来的机器”的探索,为飞行员找到一个安全的余度边界红线,保障其在红线内安全操作飞机飞行。于是,试飞员的工作也就充满了无法预知的危险和挑战。

准备与师父一起试飞的梁金翔掏出手机,查看天气情况。

有一次,孔翔驾驶“小鹰500”试飞起飞后,当离地100多米时,发动机突然失去功率,无论怎样活动油门,都不能恢复正常工作,而下方是密集的城区楼房,眼看飞机距离楼顶越来越近。孔翔说,那时脑海中就一个想法,尽快使飞机转向空旷区,转向机场迫降。如果发生坠机,损失会降到最小,或化险为夷。图为孔翔与同事交流“海鸥300”飞机的试飞情况。

当时他调整好自己的心理,操纵飞机保持最有利滑翔速度,使飞机具有一定的转弯坡度驶向机场,并根据目测情况反常规的从机场的着陆反方向降落在跑道上,最终实现了飞机安全着陆。

孔翔用自己略显苍老的手修理配件。

孔翔与徒弟梁金翔驾驶“海鸥300”飞机进行试飞实验。

2010年,孔翔承担了“海鸥300”轻型水陆两栖飞机首飞。

2012年12月,“海鸥300”水陆两栖飞机水上试飞工作在湖北荆门漳河水库拉开序幕;2013年7月17日,实现了“海鸥300”水陆两栖飞机在水面起降的首飞,“海鸥300”也成为了国内小型、具有船体机身的水陆两栖飞机试飞的第一机。

机场塔台工作人员在与据地面1500米高空试飞的孔翔进行对接。

在与机场塔台对接完毕后,孔翔驾驶“小鹰500”飞机升至据地面1500米高空处,开始进行失速实验。

失速试飞是为了校准“失速警告系统的准确性”,给飞机驾驶员在飞机将要进入失速前提供准确的声音文字警告,便于飞行员及早采取措施,以防进入危险飞行状态。飞机的失速警告速度是在固有的失速速度上加5-7海里,因此试飞过程中试飞员必须要把飞机速度飞到失速,才能完成失速警告系统的试飞和调整。

孔翔与自己的“老伙计”董洪生一起进行“小鹰500”飞机的试飞实验。2003年,在“小鹰500”飞机研制试制期间,孔翔将当年刚四十多岁的董洪生拉进试飞队伍,两人共同配合,顺利完成了“小鹰500”飞机的试飞任务。如今董洪生已经成为了公司的副总飞行师,飞行时间累计7680小时。

从透气小窗望去,飞机、蓝天、平原浑然一体。

上世纪90年代初,不少民航公司开出了数万元的月薪吸引试飞员人才。面对如此大的薪酬诱惑,孔翔并没有动摇,1990年从部队转业后,进入了航空工业部石家庄飞机制造厂。“我是一个喜欢每天钻研的人,不习惯按部就班的工作”,孔翔笑着说。

在我国试飞史上,先后有27名试飞员壮烈牺牲,这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职业不仅是对试飞员技术的一种挑战,也是对其家人内心的考验。为了不让家人对自己试飞工作有过多担忧,孔翔在转业后,并没有把自己的试飞员工作告知家人。“直到2005年,我才把自己的工作情况告诉了他们”,孔翔说。

2010年,孔翔承担了“海鸥300”轻型水陆两栖飞机首飞,2013年承担了我国最新研制的首款电动力双人轻型运动飞机的首飞,2014年试飞期间独自承担并完成了首款电动力飞机的失速动态和尾旋试飞。作为首席试飞员,孔翔率领首飞机组成功完成国内首款全复合材料涡桨公务机“领世300”飞机的首飞任务。

身着帅气的飞行服,脸上配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孔翔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干练和军人的气质。提及以后,他说,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就继续飞下去。(图/文 大燕网 王伟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