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低空空域管理使用规定(试行)》征求意见稿已成型,正在内部征求军民航等方面意见。中国低空空域管理使用规定即将进入实施阶段,国家政策将向通航偏移。
 
  尽管已数不清是第几次传出改革即将推进,这一消息仍得到通航业者的普遍关注。中国通航事业发展至今已经进入第62年,民间极为有限的低空空域资源却制约着通用航空的发展。2014也由此被视作为中国通航政策有望集中释放的一年。随着未来政策利好的逐渐释放,通用航空产业有望迎来加速发展。
 
        低空空域管理使用规定即将进入实施阶段
 
  从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至各地通航规划,均释放出发展通用航空的强烈政策信号。国际经验显示,当人均GDP达到4000美元时,通用航空将进入快速发展通道;当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时,私人娱乐飞行将占通用航空市场的60%以上。根据目前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2012年中国人均GDP将突破4000美元,2018年将突破8000美元。业界据此预计,我国通航市场将以年均20%的速度增长,形成万亿市场规模。
 
  按照规划,2020年预计通航实现年作业量70万小时,飞行总量超过140万小时。预计通用航空机队规模总数达到1万架;预计通用航空飞行员人数达到1.2万人,包括私用飞行驾照人员总数超过2万人。而且,从长期来看,私人公务飞行成为通航产业主力也是大势所趋。
 
  根据胡润百富发布的《中国高净值人群另类投资白皮书2013》显示,2013年中国约有亿万资产6万人,其中约15%的人群有购买公务机的意向。在这6万亿元资产人群中,80%是企业主,他们是公务机消费的主体。另外,随着公务机市场的成熟,公务机的使用将逐渐由拥有向租赁转移,私人公务飞行的客户也将扩大。
 
  《空管规定》预计对低空空域的划设、使用和管理进行具体规定,会对三类低空空域重新划分,划分的情况将会明确通航空域能否从“局部连成一片”。
 
  为推动空域改革,2010年8月颁布的《深化空域改革意见》选择通过试点积累经验。其阶段目标是先从2011年在沈阳、广州两大飞行管制区开始试点,后第二阶段推广至北京、兰州、济南、南京、成都飞行管制区分类划设低空空域,并形成全国一体的低空空域运行管理和服务保障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