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有些人来说,私人飞机只是一种出行工具,一种不断变得更大更快的工具。然而,即使是当今的私人飞机,其中一些飞机加满一箱油的航程达7,000海里(约合11,265公里),也面临着一个它们无法掌控的问题,那就是空中交通。
 
        的确如此,私人飞机出行阶层面临的一连串潜在麻烦逐渐增加,原因是这些飞机越来越多得飞往没有足够停机设施与机库,或允许停降时间不够长的地方。休斯顿旅行管理公司负责政府与行业事务的副总裁莱克斯.登赫德说:“我们全都在争抢空域和停机位。”
 
        航速较快的超长航程喷气机,如湾流的G650与庞巴迪的Global6000为热销机型。根据通用航空制造商协会报告,2013年为轻型与中型喷气机的出货量较2008年的高峰下降了62%。
 
        航空业咨询公司称,由于这些新机主迫切想试一试自己的新飞机(能从新加坡直接飞到马德里),2013年从美国、加拿大与加勒比海地区起飞的远程喷气机的国际班级数量年比上升了6%,尽管商务班级的总量下降了0.3%。许多国际机场对日渐增加的私人飞机数量没有做好准备。亚洲的机场对私人飞机何时能降落和起飞常常还设定了严格的时限。此外,找到停机坪或飞机库也是个挑战。例如,专飞香港的运营商往往更喜欢把他们的飞机转到澳门或另外一个机场停放,而不愿意去抢夺少数那几个可用的停机位。
 
        行情紧俏的机场会对使用停机设施收取高额费用。在苏黎世,想庞巴迪Chanllenge850这样的大型喷气机停机一晚的费用通常在140美元左右,但在范堡罗机场的收费可能会超过1,500美元。后者是英国唯一一家商务航空专用机场,距伦敦市中心40英里(约合65公里)。看到这一问题后,有些大型国际航空运营商开始争抢起停机位。商务航空公司的责任经理尼克.范德米尔称:“如果你没有批量折扣而又要飞到莫斯科去的话,那么你要支付的停机费将高得离谱。”
 
        遇到大事件的话,比如去年在巴西举办的国际足联联合会杯,被视为世界杯热身赛的足球锦标赛,他们会成为喷气机运营商的物流噩梦。在该赛举办期间,许多机场禁止私人飞机停放三个小时以上,因此飞行员不得不先让乘客下飞机,然后把他们的飞机转停到巴西的其他机场。
 
        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去年推出了航海主题设计的世袭1000E“Skyacht One”。该款机型该公司与SottoStudio合作设计的,配备镶铜窗户、灵感源自15世纪一座意大利宫殿的一幅壁画、一张切斯特菲尔德扶手沙发,意见Fornasetti地毯以及一套设施完备的机长室。蒙特利尔“整装管理”公司的内饰解决方案总裁史蒂文.刘易斯说:“最大的要求就是设法在飞机上安装尽可能最大的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