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远洋 于建华
 
  通用航空是民用航空业的重要基础。以美国为例的发达国家,通用航空的规模无论是飞机数量、飞行员、飞行小时、机场,还是经济体量,都超过了公共运输航空。分析形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由于通用航空比公共运输航空的市场领域更广泛,它包含了公务、私用、工业、农业、林业、航空运动、旅游、应急救援等多种业务形式,不同的用途需要不同的航空器,所以,通用航空涵盖了公务机、私人飞机、作业飞机、轻型运动飞机、直升机、运动飞行器等各类机型。围绕通航飞行、通用飞机、通航消费者及通航飞行员的通用航空服务既是业务运营所必需的保障条件,本身也可以形成独立的产业。此外,还可以催生如通航社区、航空主题公园、航空博物馆、航空地产以及依托于通用航空物流运输的高端制造等产业集群。
 
  总览通用航空产业的全产业链布局,我们可以发现其涵盖了研发、生产、营销、运营、产业服务及延伸配套等方面,通航产业的重要特征包括了产业链长、辐射面广、产业环节之间关联性强、互为支撑等特点。此外,通航领域的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非常容易融合,且能够互相带动并广泛融入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的各个环节。
 
  换一个角度观察,从产业经济的角度来看,著名的“微笑曲线”也适用于通用航空产业。通用航空制造和运营位于曲线的底部,也就是说相对通用航空产业的其它业务领域,例如金融租赁、维修、保险、高端服务及关键零部件制造等,通航飞机整机制造和通航运营业务的附加值和利润率是最低的。这带给我们一个启示,即高附加值的业务需要追求精准,而通用飞机整机制造或通用航空运营业务则一定要有产量规模和经济规模,也就是需要通过扩大经济体量的方式来赢取经济效益。用一个简单的经济学道理来解释,即只有通过“量”的增加才能摊销在整机制造或通航运营业务上的固定资产成本、人力资源成本、管理与技术支持成本。
 
  那么,怎样才能实现通用飞机制造和通用航空运营的规模化呢?就通用飞机整机制造而言,实现规模化制造的途径无外乎有三种:一是选择价值体量大的机型,比如售价高昂的公务机;二是选择销量大的机型;三是进行多机型混合生产。在通用航空运营领域,由于面对不同应用领域的众多细分市场,单独一家通航公司不可能包揽全部的运营业务。并且,通用航空具有区域性特征,在未来的市场结构中,除了少数用中远程公务机机队开展跨境及全国性公务航空业务的公司外,大多数通用航空公司将是地区性运营公司,只开展区域性的通用航空运营业务。通航公司想要在局部地区通过开展细分化的运营业务达到规模化是很困难的,这种情况下可以考虑多基地运营,通过扩大范围经济的方式来实现规模化运营。
 
  谈到通用航空制造,还有一个常见的认识误区,那就是,一谈通用航空制造首先想到的就是飞机整机制造生产。其实,从产业结构看,通用飞机制造与民航客机制造有很大不同,民航客机制造业中的整机制造基本上就是一个由空客、波音两分天下的高度垄断的市场,而在通用飞机制造领域则是群雄逐鹿的状态。由于通用航空用途广泛,各种用途对应不同的机型,导致了通航领域机型繁多,而通常每一种机型产量规模都不大,所以在通用飞机制造领域不能期望引进像空客、波音一样的巨型厂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