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昌东,企业家,1952年出生,早年经历坎坷。1983年赴美留学,1988年成立达西集团,1990年起先后在中国内地投资旅游、航空、新能源等产业。现为中国通用航空发展协会会长、直升机产业发展协会会长,被称为“中国通用航空产业发展之父”。

  采访徐昌东是在一个雾霾天,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在北京的北四环上堵了半个小时,见面后也自然谈到了空气污染和拥堵的问题。“如果二三十年前,我们能把空气治理好,道路规划好,而且还能实现盈利,今天的城市就不会有这些严重问题了。”徐昌东说。在他看来,这些公共管理事务都要用市场化思路去完成,才能够有效率地持久发展。

  总是在找市场机会

  对徐昌东来说,“市场”这个词甜酸苦辣、五味俱全。1983年,31岁的他怀揣40美元,登上赴美留学的飞机。到了纽约,从肯尼迪国际机场打车到曼哈顿,花了他28美元。他原想靠剩下的12美元熬过开学前的两个星期,但第三天就熬不下去了。他去了一家制衣厂打工,后来又到一家中餐馆端盘子。到开学时,攒了一两千美元。

  此后4年,他一直边读书边打工,拿下化学和计算机两个硕士学位,每月还给家里寄100美元。毕业后,他在波士顿的一家企业工作了一年。1988年,他在长岛成立了达西集团,做起了贸易。“改革开放之初,国内农民分到了地,需要化肥,我又是学化学的,就选择了化肥生意,当时的市场非常好。”挖到第一桶金后,他很快扩大经营范围。从1990年开始,他在中国内地试水旅游、航空、新能源等产业。

  徐昌东近照

  除了化肥,徐昌东还想把很多国外的“好东西”带到中国来。美国有一种“分时度假”,把酒店或度假村客房的使用权分成若干次,按10年到40年甚至更长期限,以会员制的方式一次性出售给客户,会员每年可以到此住宿7天,还可与其他会员交换住宿地,实现低成本旅游。徐昌东一直想把这套东西引入中国。2000年,“黄金周”出现了,徐昌东决定回国创业,并在国内推广这一做法,但并未成功。“我犯了个错误,一张卡如果要用20年,将形成一个庞大的系统,必须有一整套与之相配的诚信机制。当时的中国还不具备这个条件,我引入得早了。”

  徐昌东的另一个不成功尝试是瓶装鸡尾酒。以往,鸡尾酒都是现场调制,美国人上世纪90年代发明了调好后装瓶出售的鸡尾酒,他把它带回中国,却发现中国人几乎不喝鸡尾酒,直到现在这种产品也没普及。不过,正是在不断的尝试和失败中,徐昌东最终摸到了一条新路——用市场化方式来做直升机紧急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