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东海公务机公司等多家公司向南方日报投诉,今年以来,深圳机场大幅上涨公务机在机场的地面保障等服务费,使得公务机每往返深圳机场一次,就要向深圳机场和其子公司缴纳近4万元服务费,而此前只需7120元。

  6日,深圳机场回复南方日报称,目前公务机收费是基于市场及行业规律制定,价格在行业中处于中等偏下水平。

  不过,公务机公司指出,深圳机场此轮涨价涉嫌违反民航局和国家发改委对于航空收费的相关规定。对此,深圳机场则表示,公务机行业收费尚无管理部门的指导性意见,标准存在“空白”,现行价格是在充分借鉴行业经验的基础上,采取以市场导向为原则,与客户协商确定的。

图 深圳机场航站楼

  深圳公务机规模全国第三

  随着经济快速增长,近年深圳公务机市场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来自深圳机场的统计数字显示,今年上半年,深圳机场起降公务机达1564架次,预计全年将超过3000架次,排名仅次于北京机场和上海机场。

  据了解,目前全世界约有公务机3万余架,主要集中在北美和欧洲地区,亚太地区仅占世界公务机市场的6%。其中亚太地区又以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国家为主,中国在全世界的份额不足1%。

  北京奥运会后,中国公务机市场开始快速发展,深圳机场的公务机增长也开始发力。2009年,深圳机场公务机起降架次为939架次,2010年这一数据达1341架次,增长42.8%。到2013年,公务机起降超过了2400架次,4年中增长250%。

  深圳机场负责人称,公务机直接使用者和潜在用户主要是企业家等。而比照香港等地的公务机发展水平,根据需求预测,未来8—10年仍是公务航空业务发展的黄金期,到2020年,深圳机场公务机起降量有望超过1万架次。据悉,自深圳机场转场以来,机场过夜停场的公务机数量居高不下,平均每天25架,最高时接近40架。

  根据规划,未来深圳机场将成为华南地区公务航空业务发展的重要基地。同时,可面向内地,与香港隔岸呼应,成为辐射东亚、东南亚地区的主要公务航空枢纽。

  机场全资子公司“垄断”贵宾服务?

  据东海公务机公司介绍,深圳机场新航站楼投入运营前,深圳机场由深圳市机场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深圳市机场飞悦贵宾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悦公司”)为各公务机公司提供FBO服务(机场地面保障服务)。

  根据公务机企业此前和深圳市机场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公务机地面服务保障协议》,在收费标准上,深圳机场以1500元/架次(每架次含一次起飞一次降落)的标准收取站坪服务费、1000元/架次的标准收取快捷检查通道费用、1620元/次的标准向各公务机公司收取贵宾厅服务费,合计费用4120元。此外,公务机包机企业每往返一次还要缴纳3000元起降费,而诸如停场费和特种车辆使用费等其他需求和服务则按项目收取,不使用则不收取。

  2013年10月31日,深圳市机场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将深圳市宝安机场贵宾服务业务交由深圳市机场卓怿商务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怿公司”)经营,卓怿公司成为深圳机场除深航和南航外,为其他所有公务机公司提供地面保障服务工作的唯一一家公司。这意味着,在深圳机场,其他航空公司只能选择卓怿公司提供公务飞机的贵宾服务。

  东海公务机公司的代理律师张旗表示,正因为卓怿公司成为为各公务机公司提供深圳机场地面保障服务工作的垄断公司,就有了后来利用垄断地位上调收费标准的事。

  起降深圳一次费用涨了5倍

  自2014年1月开始,卓怿公司大幅上调了收费标准。这被多家公务机公司视为在提供服务内容基本一致的情况下,毫无根据地单方上调收费标准。

  张旗告诉记者,公司公务机要在深圳机场起降一架次,其收费在飞悦公司时是4120元,再加上往返一架次的起降费为7120元。在机场贵宾服务换成卓怿公司后,卓怿公司以一站式综合服务进行收费,虽延伸了类似鲜花代订、出租车代叫等服务,但其主要服务内容依然是公务机候机楼内服务和机坪保障服务等。然后,如此收取综合服务费后,同样的公务飞机在深圳机场起飞或降落一次国内航班,其收费为17200元,而按一次起飞和一次降落收费将达34400元,再加上起降费则为37400元。收费相比原来的7120元上涨了5倍以上。

  深圳机场方面表示,深圳机场在收费上实行“一揽子收费”,对除了航班起降费和停场费以外,所有其他通道服务费用实行一次性收缴,其目的是“减少公务机公司的麻烦,提升运行效率”。深圳机场回复南方日报表示,目前深圳机场的公务机收费涵盖了前期信息处理服务、FBO楼服务、机坪保障服务、延伸服务等四个大项,包括通道、安检、饮食、摆渡等20多个小项目。目前深圳机场公务机每架次的FBO综合服务费用确实为17200元,但对于基地航空公司还给予了八折的优惠,“收费是完全基于市场及行业规律的,价格在行业中处于中等偏下水平。”深圳机场相关负责人表示。

  “以前分项目收,用什么就交什么的钱,往返7000多就可以飞,现在打包收,多了的服务往往也用不上,但我们却要每次为之交费。”张旗表示。

  记者了解到,今年1月—4月期间,因上调收费,每家公务机公司多支付的服务费将近110万元。由于成本大幅上升,东海公务机公司等七八家公司都拒绝与卓怿公司签订合同,而选用每次付费的方式。

  据了解,今年以来,不少内地机场为公务机提供通道服务的收费都坐地起价,让公务机企业运营状况雪上加霜。有公务机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即便是内地长途包机的成本,各地机场的FBO收费就占四成以上,而在欧美国家,绝大部分机场都是免费提供。

  大幅上调收费被指违反规定

  有公务机公司指出,卓怿公司大幅上调公务机收费,违反了民航总局、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对于民用机场收费的相关规定。

  张旗告诉记者,按照《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民用机场收费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民航发【2007】159号)第四条第(一)、(二)款规定:机场管理机构申请调整或上调航空性业务收费项目的收费标准基准价,应与用户协商后,报政府主管部门审批,非航空性业务重要收费的管理程序,按照航空性业务收费的管理程序执行。

  据介绍,卓怿公司收取的综合服务费中最主要的通道服务、安检费、航站楼内综合设施及服务等费用,都属于航空性业务收费。张旗表示,不管调整还是上调收费标准基准价,机场管理机构都应与用户协商后,并报政府主管部门(民航局和国家发改委)审批,“但卓怿公司在大幅上调收费前,未与各公务机公司协商标准,也未经政府主管部门审批”。

  对此,深圳机场方面表示,在公务机收费标准上,行业尚无管理部门的指导性意见,标准存在“空白”,而深圳机场则在充分借鉴行业经验的基础上,采取了以市场导向为原则,与客户协商的定价机制。深圳机场援引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院长罗亮生的观点表示,民航局明确规定的只是通用航空的起降费和停场费,对于机场所提供的个性化地面服务费用,仍然实施的是市场调节的方式,由服务方与承运方协议收取,而由于机场是特殊行业,机场经营FBO也无可争议,关键还需国家统一规范收费标准,制定指导性政策。

  深圳机场集团副总经理王穗初表示:“如果行业和国家出台相关的规定,我们肯定会严格遵照规定来实行。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遵循市场机制,通过与客户协商的形式来定价。”

  据透露,深圳未来会逐步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不排除引进一些公司来参与FBO经营,或者在某些服务方面做适度外包,以形成良性的竞争机制,共同推动深圳公务机市场的有序、规范、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