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是,无论是媒体还是业内都认为公务机市场“井喷在即”。民生租赁在4月份一举订购了60架湾流公务机,创下中国企业的公务机订单纪录;近日东航旗下的东航公务航空也引进了两架莱格塞650,开始涉足公务机包机市场。

  一面是业内拼命呼喊的虚假繁荣,一面是市场年复一年地按兵不动,不禁让人发问:冰火两重天的背后,到底谁在作局公务机市场?

图为湾流公务机

  遭遇寒流

  “我们手中托管飞机的使用率达到了两位数的下滑,毫无疑问,2014年是公务机市场的冬天。”近日,一位要求匿名的公务机运营公司副总裁告诉记者,自从2008年公务机市场高歌猛进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市场下滑。

  类似的苗头在每年一度的亚洲公务机展上已经有所体现。上述副总裁告诉记者,2013年公务机展上市场热度很高,除了山西老板延续了热情以外,还有来自能源和地产行业的企业开始关注公务机,以至于该公司将能源与地产作为未来重点开拓的两大行业。一些客户甚至表达了明确的购机意向,进入了选型阶段。

  “但是2014年风向突变,一些准备购机的客户几乎都停止了计划,甚至签订协议的客户也选择了推迟交付。”上述副总裁告诉记者,2014年的亚洲公务机展已经出现市场萧条的苗头,四处可见公务机运营和托管公司,但是真正的客户却几乎绝迹。

  “严格来说,中国的通用航空正在经历一场倒春寒,因为"八项规定"等冲击让国企高管出行大幅减少,一些民营企业家也变得低调。”一位供职于通用航空的资深人士评价,自2008年以来,这样的市场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2008年我国航空市场上公务机的数量约为32架,2008年底通航市场忽然开始启动,这一数字在2011年已经达到了70架左右。GE金融的高管曾经告诉记者,中国享受着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通用航空市场,几乎以每年100%的速度在增长。

  然而粗略统计,截至2014年7月份我国内地注册的公务机净增量不超过20架,这个数字与以往相比出现了明显下降。记者掌握的消息显示,一些买主订购公务机的客户选择了延期交付,甚至部分客户将注册地选择在中国内地以外的地区。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国内最大的公务机公司,金鹿航空在2013年10月份也陆续将8架公务机交给美国一家公司运营。

  除了公务机队增速下滑外,记者了解到,北京某公务机托管公司旗下湾流飞机的使用率大幅降低,众多公务机长期“趴”在机场已经成为了这个行业的缩影。

  逆势购机

  一般而言,公务机公司两大业务是托管和运营。以一架中等飞机为例,托管的费用约为每年200万~300万人民币,飞机的养护成本和运营成本由客户自己支付;运营则意味着需要开展包机业务,由客户支付包机租赁费,以空客ACJ为例,金鹿航空每小时的租赁费用高达15万元。

  然而今年公务机整体市场的惨淡,让很多公务机运营的公司感到阵阵寒意。“公务机即使趴在机场不飞也要花钱,目前国内自有机队超过5架公务机的公司不多,大约在二十家左右,今年几乎都面临着亏损难题。”上述通航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与暂时跌入谷底的市场相比,看好公务机市场的呼声却不绝于耳。根据国防与宇航咨询公司Teal公司预测,今后10年全球对公务机的需求量将达9000架,总价值约944亿美元,而中国内地是最具潜力的市场之一,年营业额可望达到60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