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采访中一些美国创新型公司告诉我们,他们的公司不大,是掌握着核心技术、前沿思维的小型精英团队,他们用不着大载客量的公务机,因为装不满人。他们甚至通过轻型公务机来限制维持团队的精英化,限制不合理人员膨胀。在美国,IT、娱乐、金融、生命科学等领域都充满这类创新型公司,因为投资人更看重公司在新技术上的成长,而不愿看到资金被使用到其他方面,所以必须斤斤计较公务机带来的商业价值。虽然大型豪华公务机在市场中因吸引大型企业、巨富们而前景光明,但由于某些因素,轻型公务机的市场也不容小觑。例如创新型公司数量增加,西方国家经济的疲软使得众多CEO们开始谨慎审视公司的财务支出等等,都使得轻型公务机依然拥有固定的目标客户群。虽然从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轻型公务机在美国订单有所下降,但美国轻型公务机的起降次数每年都在以大约15%的速度在增长。可见企业只是延迟更换自己的小飞机,并非抛弃它们。

  在中国,企业和个人普遍青睐大、中型公务机。人们耳濡目染的也都是富豪们的湾流、庞巴迪、达索“巨舰”。其实除了这些大家伙之外,轻型公务机同样象征着商业、个人生活方式。它们同样也是公务机世界的艺术品。以下就让我们进入轻型公务机的世界。

  经常要与客户面对面洽谈,要亲赴投资地点选址建工厂的企业的商务人士,常会遭遇这样的尴尬。从北京到宜宾、株洲、恩施等一大批三线城市,他根本找不到直达的航班,或者只有极少直达航班。不论怎么飞,他都需要在一两个机场转机,前前后后耗在路上的时间可能要七八个小时。假如选择坐火车,即使是高铁,也会耗费与之相当甚至更多时间。

  这种情况下,类似于湾流G550这类能乘坐10人以上的豪华大型公务机明显没有了优势。因为只有那些实力雄厚的大公司才能耗资数亿元人民币购买这类飞机。而实际上,使用大型公务机带来的收益和购买、运营的支出是否被精确地计算和考量过,不得而知。而且鉴于飞行成本,这类大飞机频繁用于小人数的短途飞行也非常不划算。

  面对这种情况,最适合的无疑是轻型公务机。一般来说,乘坐3至8名乘客的公务机被称作轻型公务机,其航程通常在2500千米以下(个别轻型公务机能飞到4000千米)。虽然这种公务机体积小,但它具有喷气式飞机在速度、性能上的所有优势,航速与大型公务机相差无几。

  轻型公务机的价格通常在200万美元至900万美元之间。许多公司花费5000万美元以上的价格购买一架大型公务机,同样的资金,可以采购10架轻型公务机。二者之间采购成本的悬殊一目了然。在使用成本上,轻型公务机每小时飞行的油耗成本、托管成本都比中、大型公务机要低得多,维修也简单得多。如果一家公司在国内有较为频繁的2至4人公务出行需求,一架轻型公务机具有相当大的成本优势。

  在全世界,现役的公务机大约有15000多架,其中有一半以上是轻型公务机。特别是美国、欧洲一些规模小,但掌握了前沿科技、拥有巨大潜力的创新型企业(大量存在于IT、生命科学、娱乐等各个产业),它们非常青睐轻型公务机。而在中国,企业、个人购买的几乎清一色是大、中型公务机,轻型公务机的数量少之又少。某种角度看,中国的公务机并未完全与企业运营管理进行结合,成为效益工具。它们更大作用是作为公司实力的一种象征,使得高层能够在商务谈判时更加自信等等,其实这只是公务机的部分作用。

  对于轻型公务机在国内市场的前景,即使在某些公务机制造商之间,他们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如本刊采访某著名公务机制造商时,对方表示暂无在中国开拓轻型公务机市场的计划。而另一方面,巴航工业著名的飞鸿100轻型公务机已经获得中国型号认可证,而云南瑞锋通用航空公司在2013年也购买了两架赛斯纳奖状野马轻型公务机,用于包机业务。介于轻型与中型之间的经典湾流G150公务机,也在国内取得了型号认可证。这些事实表明,轻型公务机市场在国内正在发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