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坐飞机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飞机从起飞到降落的全过程都是由地面监控着的。”暑运期间,每天有480架次的航班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起降,高峰期一小时就有30余架次,平均2分钟就有一架。而每架飞机平安起降的背后,在机场候机楼附近一个圆柱形塔台内,有一群人的心比乘客揪得更紧。原来,飞机从起飞到降落的全过程,都由这个塔台来监控指挥。昨日,由湖南机场管理集团团委主办的“不一样的暑假”青少年机场暑运志愿服务活动的志愿者们,开始机场体验之旅,记者随同他们一起来到黄花机场塔台参观,为您揭秘指挥机场正常运行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

 

  A 塔台

  机场正常运转的“大脑,”也是机场最核心的部门

  湖南机场管理集团团委副书记吴婷介绍,此次32名青少年志愿者均来自长沙各中学。今日开始,他们将在机场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志愿服务,为机场暑运提供帮助。

  昨日下午,记者和志愿者们来到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参观。在机场候机楼附近,一个耸立的圆柱形高塔特别引人注目。原来,这就是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的塔台——机场正常运转的“大脑”,工作人员在里面指挥飞机正常飞行、处理紧急情况、发布管制指令等,如同“空中交警”一般。

  “塔台是机场周围最高的建筑。”民航湖南空管分局的工作人员说,黄花机场如今使用的塔台是1988年投入使用的,虽然仅有10余米高,却是当时机场范围内最高的建筑。在塔台西南边不远处,建了一个高约60余米的新塔台,目前工程已进入收尾阶段,预计今年年底可以投入使用。

  走到塔台前,工作人员在一个密码门前输入密码,随后大门缓缓打开。工作人员介绍,塔台是机场最核心的部门,里面包括塔台管制室、进近管制室、区域管制室、终端设备室、气象预报室等。里面的管制室都装有先进的门禁系统,除非是受到邀请,否则一般机场工作人员都无法进入。

  B 管制室

  负责750米以下的飞行,指挥飞机起飞降落滑行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塔台的顶楼。这是一个圆形房间,四周全是玻璃窗。虽然塔台并不算太高,但这里视野特别开阔,可360度俯瞰机场全景,尤其是停在停机坪上的飞机,每架飞机的具体位置一目了然。

  在房间中央,悬挂有4台显示屏,监控着机场重要部门。显示屏下方,摆放有一排设备,由多个电脑屏幕等仪器组成。此时,一架飞机在跑道上向塔台发出起飞申请。5名塔台管制员紧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并不时拿起耳机,与飞行员精炼、简洁地说着外人不懂的专业术语。

  “这是塔台管制室,飞机的起飞和降落都归我们指挥。”塔台管制室领班主任唐林旭说,塔台管制室负责指挥飞机750米以下高空的飞行,分为塔台管制席和地面管制席。其中,塔台管制席负责飞机的起飞、落地,地面管制席负责飞机的滑行。比如指挥飞机起飞,管制人员就通过装有雷达的高科技仪器和处理系统,合成飞机起飞时的信息,确保飞机的正常起飞。

  “晚上飞机安全抵达后,机组人员会和我们说‘晚安,黄花’。”唐林旭说,管制人员通过无线电波与飞机机长或副机长联系,指挥每架飞机起飞、落地的跑道、滑行的位置等,直到飞机顺利起飞或安全降落,他们的任务才算完成。

  说话间,唐林旭的眼睛紧盯着窗外。原来,在高科技云集的塔台管制室,也需要人工对机场跑道进行监控,特别注意是否有无关车辆、人员甚至是小动物进入跑道,造成安全隐患。

  C 区域管制室

  管制人员就像“空中交警”,随时与机组通话进行指挥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塔台内部的区域管制室。和塔台管制室不同,这是一个密闭的房间,管制人员头戴耳机,左手握着麦克风,通过电台与飞行员通话,右手不时在点着鼠标。区域管制室工作人员陈宇鹏介绍,这里主要负责5100米至7800米的高空,控制范围覆盖整个湖南省,并与其他省份的空中管制部门进行交接。

  陈宇鹏来到一台电脑屏幕前坐下。屏幕背景为全黑色,上面用绿色、紫色、黄色等多种颜色,标注着密密麻麻的飞机参数。陈宇鹏指了指屏幕上两条南北向的绿色线条,这就是贯通南北的空中京广线,而线条内一个个小圆圈则是正在飞行的飞机。他点开一个圆圈,上面显示出飞机的状况,包括飞机代码、高度、速度、方向、目标高度等信息。

  陈宇鹏说,其实空中交通与地面交通有相似之处,飞机就像是汽车,航道如同公路,而且各种航道也有交叉的现象。而塔台管制人员则充当“空中交警”,通过塔台内的仪器了解众多飞机的飞行状况,通过无线电通讯设备与机组人员通话,指挥空中交通的有序进行。

  “管制员对数字极为敏感,因为我们工作中接触最多的就是数字。” 陈宇鹏介绍,在雷达终端的显示屏上显示的都是数据,而管制员也都是通过数据所代表的意义,随时对飞机进行指挥以及跟机组人员沟通。

  D 进近管制室

    指挥飞机排序进行降落,突发状况需要当机立断

  区域管制室的楼上是进近管制室,一名管制人员往往需要紧盯三块显示屏,其中包括雷达显示屏、数据显示屏等。这里负责管制750米至5100米的高空,也是塔台管制与区域管制的过渡带。

  “飞机不同于汽车,进港或离港都不能停下来等待,所以得靠我们指挥调配。”工作人员介绍,比如飞机降落时,跑道就如同高速公路的收费口,一次只能让一架飞机通过,而其他飞机又不能在空中停止不动,这就需要指挥飞机排序,视情况采取盘旋飞行等措施。

  在进近管制室,一个管制人员最多同时调控10多架飞机,管制人员和机组人员说的话在同一频道内都能相互听见。每人说话前都需要按麦克风上的按钮,只要一按按钮,其他人员就暂时无法通话,这样也方便管制人员在遇到突发事件时进行指挥。

  在采访过程中,一位管制人员的口气突然严肃起来,工作人员立即将记者等人带出管制室。原来,刚刚在空中航路中突发一个小状况,管制人员需要马上做出判断和决定。工作人员介绍,塔台内的管制人员都毕业于航空院校,并且是经过层层选拔严格选出来的,要求有冷静的头脑、严谨的处事能力,遇到突发事件需要当机立断。

  由于指挥飞机起降,涉及价值上亿元飞机的安全,更涉及上百名乘客的安危,不出事则已,一旦出事就是天大的事故,因此在幕后指挥的管制员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和责任,工作的时候精力要高度集中,特别伤神,时间过长,管制人员的注意力就难以集中。“为此,我们每工作两个小时,就必须休息至少半小时,之后再继续工作。”一名工作人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