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珠海到粤西,你愿意花100元坐长途客车走高速路,还是付5000元/小时租飞机走低空航线?这种悬殊的对比有意义吗?在寻找意义之前,要知道,打飞的在珠海已经是一种现实。

  6月26日,在珠海中航通飞华南公司基地内,随着一架西锐SR 20小型飞机腾空而起,沿珠海-阳江-罗定航线飞行,标志着我国首条低空航线正式开通。

  这一飞对于中国人而言已经等待了半个多世纪。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出于国防需要,一直对空域进行严格管制,大部分空域通用飞机不能飞行。直至2010年,国务院、中央军委才发文解禁低空,把空域作为继开发海洋战略后,又一个拉动经济的重要领域。珠海随后成为全国四大低空空域改革试点之一,并设置了“珠海—阳江—罗定“低空航线,但由于种种原因,该航线此前一直开而不通。直到今年5月28日,中航通飞旗下爱飞客俱乐部一家西锐飞机完成了该航线的首飞,才算给4年来的探索开创历程一个交代。

  这条低空航线的开通被官方视为中国通用航空发展的标志性事件,足可载入通用航空发展历史。运营一段时间,业内人士却向记者大泼冷水,认为其开通的象征性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航线所经过的阳江、罗定经济都欠发达,按目前的消费力和购买力,实际商业开发价值非常有限。

空管与地方政府博弈 珠海差点丢试点

  相信很多人都疑惑,为何不开通珠海至广州、深圳、东莞等热门城市的航线,而偏偏选择罗定、阳江这样的冷门城市呢?南都记者调查发现,之所以这样选择其实是地方政府与空管部门多轮博弈的结果。

  在南都记者此前参加的几次调研会上,来自空管部门的代表直言,广州、深圳飞机买家多,经济富庶,但没有通用机场,而民用机场包括白云机场、深圳机场商业航线已经非常繁忙甚至超负荷运转,不可能支持通用飞机。

  国防和反恐需要也影响了航线的选择。上述那名人士表示,深圳、广州等经济发达城市,是区域的经济、政治、科研中心,人口稠密,在这些城市试点低空航线,风险太大,“至少等基础设施完善,并且我们有充分的通用航空管理经验、规范之后才能开通这些城市的低空航线”。在2011年3月珠海航空产业园召开的广东省航空产业发展领导小组会议上,与会的空管代表甚至对于在把珠海作为全国低空空域改革试点,设置相应低空航线的做法也提出了担忧,认为珠海位于南海海防,放开通用小飞机会影响到国防安全。

  后来,在广东省政府以及民航局的强烈要求下,加上珠海作为全国航展举办地这块“金字招牌”,最终各方各让一步,广州、深圳等城市暂时不试点,先在珠海试点,逐渐推动广东空域开放。“珠海有航展,又是全国通用航空龙头企业中航通飞的总部,如果连珠海都搞不成试点就太不像话了,但黄金珠三角一下子开放,安全风险又太大了,不得不重视。”一名与会人士事后介绍。

  经过权衡之后,首个低空航线被锁定为“珠海金湾机场-阳江-罗定”。一名飞过该条航线的飞行员告诉南都记者,这条航线很大一部分几乎都是贴着人烟极少的海岸线在飞,以便把安全隐患降到最低。